电子书包:才下肩头,又上心头?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2年9月13日

“小嘛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经典儿歌《读书郎》的旋律还回旋耳畔,歌词中的情景却悄然改变。全国多地开始试点“电子书包”,学生只需轻轻提着它,就可轻松走进课堂。

在试点学校,除了指定的班级和学科,其他课程仍沿用传统教学方式。“电子书包”的推广之路如何?它究竟能否引发教育模式的变革?

一、改革试点初获好评

走进扬州市三元桥小学三(6)班,记者看见了传说中的“电子书包”:它形似一本书,却像书包一样,可以“装”下许多书。在一节《思想品德》课上,老师的手上不是粉笔和课本,而是一本“电子教材”,它不仅操控着讲台前的白色大屏幕,还同时和每个学生的“电子书包”相连。

当老师请同学介绍自己时,“电子书包”的左屏幕显示着苏教版《品德与社会》三年级上册的课文内容,右边同步显示着同学的照片或视频。老师还通过手上的“电子教材”遥控布置作业,播放动画片,学生除了举手和老师互动外,还可通过“电子书包”将问题上传给老师。

据任课老师谈正银介绍,学校从两年前开始试点使用“电子书包”,学科涉及语文、英语和音乐,今年开始试点思想品德课。

四年级的王天翊已经用了一年“电子书包”,“‘电子书包’很方便。”她说,“原来要背好多作业本,现在所有作业都被输到‘电子书包’里面。”

在家长眼里,“电子书包”减轻了孩子肩上的负担。“孩子人很小,背的书包却又大又沉,都被压得不长个儿了,而‘电子书包’将这个问题解决了。”学生家长吴菊说。

 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城乡管理局副局长卢向阳表示,扬州生产的电子纸产品占全球的90%,为“电子书包”的生产奠定了产业基础,目前该区已初步形成一条“电子书包”硬件制造、软件开发、数字出版和网络运营的产业链,预计到2015年该区电子书产业年产值将达1000亿元。

二、“电子书包”推行之重

在采访中,老师们表示,“电子书包”提高了课堂教学效率和学生学习的兴趣,但前期备课量明显增大。

南京市第二十四中学是南京即将试点的21所学校之一,“‘电子书包’不只包含教材,还要将图片、动画和课件放进去,许多创意需要软件开发商提供技术支持,比传统备课方式花费更多时间。”该校“试点班”班主任夏庆说。

对此,扬州市三元桥小学廖珺老师也有同感。“我们老师的教学任务不仅是制作课件,如果把所有精力都用在这上面,其余环节上的精力肯定减弱。”

廖珺老师还担心,孩子书写能力可能会下降。

“语文学科非常重视书写能力,低年级学生如果在学习、练习写字的阶段不接触纸质作业而在电脑上进行,书写能力会减弱。”

 一些学生家长也担心,“电子书包”连网后,孩子会不会沉迷游戏?“电子书包”能否损害孩子视力?

一位“电子书包”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对记者说:“目前,‘电子书包’的液晶显示屏对孩子的健康还是有影响的,长时间使用可能会对孩子的视力造成伤害。”

“现在‘电子书包’正处于起步探索阶段,还没有包含健康安全、技术规范、教育模式、课程体系等在内的国家标准,‘电子书包’的推广之路任重道远。”南京市电化教育馆馆长陈义柏说。

此外,“电子书包”的成功推广还取决于好的商业模式。

“‘电子书包’牵涉生产、出版、通信、教育等部门,终端产品费用问题、版权收费问题、教学内容衔接问题都需要协商解决。” 卢向阳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电子书包”取代传统教材,是一个每年至少上千亿元的“大蛋糕”,除去“电子书包”本身的费用,将来教辅升级的费用、故障维修的费用也不可小觑。等过了试点阶段,这些费用将由谁埋单?

三、“减负”既在肩头更在心头

三元桥小学副校长袁仕山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小学到高中一个学生的教材总费用大约在1800元,而一个“电子书包”的价格大约在2000元,随着电子器材价格以及无线网络费的降低,“电子书包”价格也会下降。“估计三到四年后,‘电子书包’的成本能接近甚至少于教材书本,普及‘电子书包’的价格因素不是阻碍。”

在家长和老师看来,“电子书包”可能造成的近视程度加深等问题,生产厂商在设计之初就应高度重视。此外,为避免孩子沉迷游戏,添置一定的网络监控十分必要。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要求“促进教育内容、教学手段和方法现代化”,“电子书包”符合教育信息化的发展趋势。目前,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等部门和机构,已经就“电子书包”的标准等进行研究。

“除了加紧研制‘电子书包’技术设计标准、教学应用标准外,教学资源的建设也要跟上,在注重保护教学资源版权的前提下,为老师提供适用于‘电子书包’的多样化课件,才能提高老师教学效率,减轻老师备课负担。另外,我们要为老师提供优质培训,让老师更快掌握新技术。”江苏省高校现代教育技术培训中心副主任张一春说。

“电子书包”是围绕“减负”目标出现的新生事物,有教育专家认为,减轻学生背负的物理重量只是“减负”的一个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减轻学生课业和考试带来的心理负担,“电子书包”的本质不应仅停留在物理和技术层面,而应放在设计更合理的教学内容和评测体系上。

“‘减负’的目标不是书包形式的转化问题,而是减轻学生过重的智力负担。教育理念只有和教育技术同步推进,‘电子书包’等新技术手段才能发挥改进教学方式、提高教学效率的优势,达到真正的‘减负’。”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博士生导师张乐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