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出版,出版集团和民营企业比翼齐飞

来源:出版参考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6日

近年来,数字出版的发展如火如荼,不仅以出版集团为代表的国有传统出版单位积极进行数字化转型,也涌现了很多民营数字出版企业。那么在未来的数字出版领域里,两大阵营谁更具有发展优势?笔者通过实地调研,走访了一些国内较有代表性的出版集团和民营企业,对比二者的发展过程和现状,有不少感触。现笔者对所见所想做一个简单梳理,不求深刻,仅算是对于当前我国数字出版发展模式的一次思考。

内容资源,优势变劣势?出版集团在商业模式的困惑中求索

内容资源是传统出版单位的最大优势,是长久以来业内的广泛共识。然而随着数字出版产业的发展,这一优势似乎日趋弱化。其实,作为数字出版产业来讲,与其说内容是最大竞争力,不如说是对内容的整合能力和基于内容的服务能力。

不少出版集团表示,虽然的确握有不少优质内容资源,但并非所有内容都适用于数字出版,如此一来,内容不仅不能作为其优势,反而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其发展数字出版业务的桎梏。

笔者以为,这样的说法不能算作是一种托词。从某种角度上讲,在数字出版领域,内容依然是重要的竞争力,但懂得如何合理利用内容则更加重要。出版集团在传统出版物方面承担一定额度的指标任务,对数字出版领域的业务拓展是否会影响到传统出版指标的完成,是很多出版集团的顾虑。一方面,传统出版单位需要顺应行业发展形势,拓展数字出版业务;另一方面,又要保证传统出版物不受影响。瞻前顾后,造成很多优质资源得不到充分合理的利用。

要做到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不能顾此失彼,这对于出版集团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份沉重的压力。也正因如此,很多集团在布局数字出版业务时,才慎之又慎。这不仅仅是因为长年形成的固有经营模式和理念难以迅速扭转,也因为拓展新领域所面临的重大风险,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另一方面,虽然以出版集团为代表的传统出版单位地位有所提升,但与电信运营商、内容平台商相比,还处于弱势地位,与电信运营商的分成大多也无法掌握主动权,所获分成收益普遍较低,令其在大规模进军数字出版的道路上更加迟疑。

数字出版对于以出版集团为代表的传统出版单位而言,不仅仅只是单个产品的开发,更多的是在经营管理上方向性转变。数字出版的商业模式是很多出版集团如今的最大困惑,很多集团表示,当前推出几个数字出版产品获得短期收益并非难事,但上升到“模式”还无从谈起。

值得欣慰的是,虽然面临种种困惑,近两年多家出版集团依旧依靠自身资源和特色,进行了积极的尝试,如建立海量资源数据库;与三大电信运营商建立合作;组建研发团队,自主研发数字产品;搭建数字化内容投送平台等,并获得了较为可喜的收益。

广东省出版集团是我国在数字出版领域起步较早的传统出版单位之一,2009年初即成立了数字出版有限公司,主要锁定于数字阅读和数字教育两大业务板块,其中数字阅读又分为大众出版和专业出版两部分。在大众出版方面,与三大运营商合作,推出“G3书城”、“3G学堂”、手机报等移动阅读产品;专业出版的重点项目是搭建“岭南文化数字资源平台”,将建立孙中山、岭南中医药、华侨华人、黄埔军校等内容资源的全媒体数据库。其中,“孙中山全媒体数据库”目前已实现上线试运行。这个项目在短期内难以实现赢利,但是对于文化的推广和传承,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同时可以有效地提升广东省出版集团的品牌效益。数字教育是广东省出版集团的重点数字出版业务,该集团清晰地意识到数字教育不仅仅是纸版教材内容的数字化、终端化,而是需要对教材内容的深度挖掘和开发。数字出版本就是一项投资大、见效慢的产业,数字教育更是如此。广东省出版集团经过尝试与探索,已寻求到了推展数字教育的基本思路和模式:基于粤版教材内容,搭建教育信息平台;整合教材教辅资源,建立考试辅导与测评平台;此外,与中国教育出版集团建立数字出版战略合作关系,建立“数字校园”,目前正处于试点阶段。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作为我国南方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报业集团,旗下的《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日报》等都在积极拓展数字出版业务。如《南方都市报》旗下以新闻互动为主的城市生活门户网站——“奥一网”;与腾讯合作,搭建广东生活类门户网站“大粤网”。在移动阅读方面,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的各家报纸,也都推出了各自的产品,如《南方日报》手机报、《南都Daily》iPad客户端,21世纪手机彩信报等。在户外媒体方面,南方报业集团推出LED大型户外显示屏和电子阅报栏两种形式。据了解,截至2012年3月,已经在珠三角和附近城市的中心商圈及交通圈运营近40块LED屏,传播内容以公益信息、新闻资讯和广告信息为主。此外,南方报业还与电视台、电台合作,制作集团品牌栏目。南方报业出版集团的转型,不仅仅局限于数字产品,更多的致力于全媒体多平台传播,对于扩大集团的影响力和长期效益维护具有积极作用,这样的模式值得很多传统出版集团借鉴。

由此可见,商业模式不是停滞不前的观望,就能从天而降出现在企业面前的,而需要企业自己积极探求。只有主动出击,才能摆脱被动局面。出版集团应该从长远角度出发,不要过于在乎一时的投入与回报比例,而需注重长期效益的形成。

机制灵活,抢占先机?民营企业缺少资质,渴望扶持

近两年,很多民营企业借助数字出版的东风迅速崛起,成为行业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在大型出版集团,数字出版只作为其发展的一项业务,且大多需要建立在保证传统出版成绩的基础之上,因此发展数字出版业务要站在整个集团的战略布局角度上考虑;相比之下,民营企业则没有这么多顾虑,可以将数字出版作为其整个企业发展的重点,反而更容易在这一领域占得先机。

湖南青苹果数据中心就是近年来兴起的一家颇有影响力的数字出版民营企业,也是国内少数具有互联网经营许可证、电子书复制经营许可证等行业资质的民营企业之一。其实青苹果自1992年即开始从事数字加工业务。一直默默无闻,直到近几年,才声名鹊起,成为湖南省最具代表性的数字出版企业。目前,青苹果主要产品分为报纸电子版、期刊电子版、电子图书、数据库工程、纸质图书五类。其中以“华文历史报刊文献数据库项目”最引人注目,该项目不仅包括《人民日报》《中国日报》《光明日报》等现代知名报刊,还包括了《申报》《循环日报》《世界日报》《新青年》等多份近代报刊。我们知道,旧版报刊的加工修复无论从技术还是时间上来讲,都是成本很高的。但是这些资料的保存,对于我国文化传承和发扬,具有十分重要意义。此外,青苹果还推出了U盘定制的数据库产品,如《中华百科藏书》《军营精品电子图书库》等,让内容既利于保存,又适用于各种终端。未来,青苹果还规划建立《中国少数民族语言作品数据库》,让各民族读者可以通过PC、手机、平板电脑、电子阅读器等多种终端阅读少数民族语言电子内容。

是谁说数字时代不再需要精品阅读?事实上,缺的不是精品内容,而是打造精品内容的决心。青苹果独特的立意和长远的视角,值得当下很多包括传统出版集团在内的数字出版企业学习和借鉴。

漫友文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当前国内动漫领域中颇具影响力的动漫民营企业,旗下有《漫友》《漫画世界》《漫画Show》等7个期刊品牌。漫友与出版社合作出版动漫图书单行本,其中《爆笑校园》《子不语》《乌龙院》等图书都是在业内颇具影响力的动漫读物。而近两年,漫友在数字出版方面也进行了多方面的尝试,如手机动漫杂志《动漫鱼》和在线动漫数字阅读平台——91AC;此外,漫友目前正在着手开发专为iPad设计的数字动漫杂志。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全国动漫领域最具权威的奖项之一——“金龙奖”,最初就是由漫友公司发起举办的,成功举办两届后,得到广州市政府的支持,并于第五届成功升格为“国家级”奖项,规模和影响力不断扩大。

很多民营企业一无雄厚的资金,二无政策扶持,却能一直坚守在这个行业里,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近两年,民营的迅速崛起并非偶然。

然而,民营企业也并非因为其机制灵活,创新性强,数字出版之路就顺风顺水,其实也面临着很多困难。首先,大多数民营企业缺少数字出版资质,且国家级重点项目获取难度大。民营企业对于市场的敏感程度远远高于传统出版单位,但很多时候看到机会,手握优质项目,却因为缺少相关资质,在项目推行时面对重重阻力。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民营企业基本上依靠自身的力量。虽然近年来,国家不断推出了一些针对民营企业的相关扶持政策,但这些政策的推行和落实还需要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很多民营企业表示,希望能获得身份上的认同,获得与国有企业对等的市场竞争机制。

加强合作,打破壁垒,国有民营一家亲

近两年,很多出版集团已经与民营企业开展了业务合作。如集团与技术商、运营商的合作。但这些合作,大都还停留在较为浅显的层面上,且合作地位并不对等,还需要进一步的磨合。

此外,出版集团应进一步完善企业管理机制,建立合理的奖惩机制及科学的人才培养机制。中南出版传媒集团在这方面就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中南传媒制定了《中南传媒加快内容聚合的奖惩办法》,鼓励集团内部各传统出版单位的数字化进行;且正在着手拟定针对数字出版发展专项资金的管理使用及战略人才的培养等一系列规章制度。

国有出版单位和民营企业都是推动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力量,也都存在着各自的优势和劣势,出版集团可以借助民营企业敏锐的市场反应度,民营企业则借助出版集团的资质和国家级重大项目的承接。只有加强合作,优势互补,互惠互利,才能实现共赢,将数字出版产业做大做强。同时,国家应在政策上给予引导,打破两者之间的沟通壁垒,让市场环境更加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