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远程教育学员的学习心得——网络改变命运

来源:上海新闻出版教育培训中心远程教育部  发布时间:2006年8月1日

                            网络改变命运
                       ——参加新闻出版教育网站远程培训收获体会
                          山东科技出版社  王涛

    2002年,我刚进入出版系统第二年就迎来了全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从此职称就不用那些繁琐的手续了,凭自己能力考过就可以了,当时我们大家是抱着毕其功于一役的心态,拿出考研的劲头儿来努力学习、迎考的。终于,十月中旬的一个雨天,我们怀着必胜的信念欣欣然踏进考场,没想到一考却傻了眼,考题的内容、形式都是不曾预想到的,广泛的知识点、严谨的计算题让人无所适从,虽跟平时的工作密不可分,但解题的要求却完全不一样,交卷时扫了一眼,多数人的卷子都开了天窗,是年,山东总通过率惨不忍睹,我社人员全军覆没,我更是名落孙山不知多少名了。
    第二年,我因工作太忙没有报名(实际上,是对去年的经历心存忌惮),
    第三年,报名的人把我忘了(借口!要是自己想考,能让她忘了嘛)
    2005年,偶然得知新旧办法截止期是2007年,我顿时慌了神,因为我知道要再从初级考的话,再考语文基础、古汉语的内容,理科出身的我打死也过不了的,也就现在的工作跟中级的内容还是关系密切一点,于是绞尽脑汁苦寻良策,人家是“漫卷诗书喜欲狂”,沉迷网络的我则是“狂点网页愁欲狂”了,想在网上找到一些相关的资料啥的,偶然间,在百度输入了“出版培训”几个字,搜出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第一位赫然是:新闻出版教育网站,还有这种培训的专门站点?于是急急进入,疯狂浏览:远程入口、考试分析、模拟题、通过率排名,等等等等,都是自己这些天苦寻的,得来全不费功夫!,当天,我打通了该站的电话,咨询详细后就直奔邮局汇款报名了。
    接下来的日子,一边苦等远程教育开课的时间,一边看书自学。说句实在的,毕业这么多年,工作繁忙,事业家庭老婆孩子,操心的事太多太多,再加上现代社会网络内容信息海量、纷瀪杂陈,让人心身俱疲又无所适从,多数人和我一样是根本看不进纸质书了(我想这也是我们出版人的悲哀吧)。我只能一边草草地看,一边很快地忘,一边苦等开课的日子,希望能通过被动的从老师那里能接受一些知识。
    终于开课了,考点分析,讲课录音、往届试题,模拟试题、专题讲座,一切的一切都在鼠标轻点之下呈献在眼前,书看不进去,但看网页咱总会吧?从网络获得知识的习惯此时使我深深获益,只要面对屏幕就能得到一切了。
    回想一下,05年我总共系统的学习时间不超过两周,45学时的网上时间也就用了十来个学时,但正因为这种海量的触手可得的网络知识培训,让我在短时间内覆盖了所有的知识点,获得了比看书十倍以上的效率,自己有意识结合网站强化的复习也突破了人的遗忘规律(考前周六恰逢生日,我啃着面包一个人在办公室学习超过14小时)。网络改变命运这句话决不是言过其实,而网站权威性不容置疑,培训老师都是非常有经验的,详尽的总复习让我们找到考试的方向,3套模拟试卷针对性都非常强,这一点相信参加过远程教育和考试的人都深有体会。拿到考卷匆匆一看,心里已经成竹在胸,肯定过了!果然,基础135分,实务145分,也就是模拟题都做对了就能拿到的分数吧  :)
    我总结的经验有几条,一是老师的话一定要听,让看什么就看什么,人家是当仁不让的权威嘛;二是模拟题一定要做,原因上面已经说过了;三是教材要看懂;四呢,像我一样考前强化学习一下,突破自己的遗忘周期,临阵磨枪也是有道理的。
    2006年出全国版职业资格远程教育网上培训报名又开始了,我几乎成了网站的义务宣传员,一口气劝说了五个同事掏钱报了名,呵呵,这叫吃水不忘挖井人吧,应上海新闻出版教育培训中心负责出版职业资格远程教育网站老师委托,特写此稿以飨出版同仁。

                                                                         2006年7月
  (声明:本网版权属上海新闻出版教育培训中心所有。任何网站或机构、个人不得将本网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转载本网文字或图片信息,均须注明“转自新闻出版教育网”及保留原图文注明的信息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